涠洲岛游轮北游26轮机长张锦廷

涠洲岛游记2021-05-21

517日上午,我们采访了北游26的轮机长张锦廷,大家平时都亲切的称呼他为“张老轨”。

 

ART.01:坚守初心“张老轨”

张锦廷出生在广西的一个美丽的小城钦州市,于1987年毕业于大连海运学校轮机管理专业,毕业后加入北海海运总公司(北海新绎游船有限公司前身),现退休后被公司返聘回来,服务至今已有三十五年,现任职北游26游轮的轮机长。张锦廷说:“以前在老海运跑沿海线,改制后在公司跑过南海航线和北涠航线,北部湾1号、北部湾3号,飞达、北部湾6号、北游12、北游16、北游18、北游28和北游26我都在上面工作过。”

 

回顾三十五年前的人生和职业选择,张锦廷表示一直坚定地追逐内心最真实的渴望,他说:“我的老家远离大海,从小就非常喜欢大海,看到大海就有亲切感,小时候我就向往在海上生活,而且很喜欢动手、动脑,对机械结构特别感兴趣,喜欢和机器打交道。机器在我看来,是有生命的,比如下机舱巡查的时候,听着机器的轰鸣,感觉就像在听一场交响乐会,那种感觉很舒服。”

 

在船上,轮机长是船舶机械电气设备技术的总负责人,而“张老轨”则是大家日常对于张锦廷最亲切的称呼。提起“老轨”,张锦廷笑着说:“哈哈,很多人以为老轨是死鬼的鬼,其实不是的,这里面是有典故的。”

 

据张锦廷介绍,“老轨”一词来源有多种说法。一是:在中国交通运输事业发展史上,19世纪中期先有铁路、蒸汽机车,直到19世纪末才有蒸汽轮船。而到20世纪30年代初,才有中国人在船上当轮机员。这些轮机员大多是在铁路从事机车操作或修理出身。船舶机舱的“生火”、“加油”和“机匠”的称呼和铁路相似,但轮机员、轮机长的职务铁路并没有,于是,人们按照铁路的“轨”称呼这些轮机人员,并把轮机长尊称为“老轨师傅,或简称“老轨”。再有:最初的船舶动力采用蒸汽机需要以煤作燃料,机舱人员又经常维修机器,干完活总是一身油污。机舱在船舶下面总也见不到阳光,所以时间久了像”鬼"。而操纵主机,又被称为操车,与主机接触久了”车+九“就变成"轨“字。所以船上轮机长一般称作老轨,大管轮又称二轨,二管轮称作三轨,三管轮称作四轨。

 

张锦廷作为轮机长,平时的工作环境就是空间不大的船舶机舱,早上舱底的温度还好,38度左右,但随着船舶航行,机器在高速运转后温度最高能达到48度左右。但是在他看来,这是一条船舶最为炙热的情感,是船的心跳,更是一直相互陪伴的温暖。

 

PART.02:轮机部是船的心脏

如果说船长是一艘船的灵魂,那么轮机长就是船的心脏。平时的工作很忙,张锦廷说“我们甲板部、轮机部和服务部是分工不分家的。”在船上,张锦廷主要负责船上所有的机电设备、空调设备、防污设备和消防救生等设备的使用、管理和维护保养工作,但是并不仅限于轮机方面,例如其他的服务设施的维护、甲板机械的维护等,包括船上的卫生间系统、门框、门锁……张锦廷都主动负责。在任职轮机长期间,张锦廷一直在不断探索和改进各种服务设施,只为保障船舶的安全运行。

 

据悉,目前轮机部设有轮机长1名,轮机员2名和机工2名。张锦廷日常中除了负责整个船舶的机电设备、防污和消防设备之外,还要负责部门的行政管理以及工作考核和技术考核,比如负责审核(物资)燃润物料的申领计划、船舶保养计划、船舶参数的记录和评估、船舶修理计划、维修过程中的质量监督以及对轮机员和机工的培训。张锦廷说:“我们特别注重部门培训,特别是新船回来的时候,一定要对设备和船舶十分熟悉,所以文件培训和技术培训必不可少。”

 

在张锦廷的带领下,北游26轮机部全体人员尽职尽力,每天提前一小时到岗,航行中每半个小时就要下去“听、看、摸、闻”,看有没有异常,闻一下有没有什么味道,摸一摸机器是否有松动,看排烟是否正常。

 

张锦廷说:“我们很多时候都是最后离开船舶的,每天都需要检查完所有设备才下班,基本上走的最晚就是我们。北游26刚回来的时候,新设备小问题很多,我们部门经常熬在设备旁,对设备进行熟悉研究,提合理化建议,排除安全隐患;特别是中央空调系统,所提的建议获得认可和改造,经过近炎热天气的考验,现在制冷效果明显提高。以前在北游1216时,常有工作到凌晨两三点,而第二天又早早过来上班的情况。现新设备新技术的应用,设备的自动化和可靠性都提高了,因此工作强度比以前好多了。"张锦廷表示,在正常情况下,每天来回3-4趟航班,每一趟航程检查的零件设备有上百个,每次听到机器运转时发出“滴滴答答”的声音,感觉就像心脏跳动一样,很有生命力。

 

PART.03:干一行,爱一行

因为工作忙碌,张锦廷陪伴家人的时间并不多。在采访中,我们得知张锦廷的父母都已经八十多岁了,两个老人身体硬朗,住在钦州老家,他的妻子和孩子则都在北海。为了照顾家庭和孩子,张锦廷的妻子很多年前便辞职在家,包揽了家里的大小事情,全力支持张锦廷的工作。

 

张锦廷坦言道:“她真的很不容易,我很感谢她。那么多年,一家人出去旅游的机会真的很少。”张锦廷有些遗憾的表示,不知不觉儿子就长大了,以前读书的时候,记忆中只参加过一次家长会,当时他也是比较调皮的,但是没办法,工作忙,也没有太多时间去照顾和关心他。但是张锦廷又说:“工作就是这样啊,你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,就要做到热爱它。”

 

在问及是否后悔选择这个职业时,张锦廷坚定地说:“不后悔。做了这么多年,一个是热爱,另一个在这个岗位上,我遇到了很多让我感动的人和事,他们让我学会了什么叫责任和担当。”

 

张锦廷回忆道:“我在飞达上工作的时候,当时有一个电器工程师,我每天都看到他趴在一个很狭小的空间里,一个线路一个线路的整理维修,一边维修一边画图纸,每一个系统或者线路都做成卡片的形式。我至今都不会忘记他的背影并学习他好的工作习惯,真的很令人动容。此外。我记得在船上遇到过一个维修海水管路的船厂工人,他徒手抱着一个海水管,很脏,很重,仔细检查焊接口和对中,那种工作态度和神情,一直影响着我,后来我把他的工作瞬间拍下发到集团群上,获得很多点赞。”张锦廷说:“这些都是我学习的榜样,受他们影响,我也理解并真正意义上践行了‘干一行,爱一行’这句话,其实我的工作和日夜奋斗在船舶轮机部门上同事一样,很普通,只不过我比较执着、热爱吧了。”

 

梦想是什么,梦想也许是一个对未来的美好期望;它是生活的动力,也是我们为之奋斗的目标。张锦廷怀揣着对大海的向往,投身航海事业,一干就是三十五年。他说:“各行各业的工作其实都会有它们的苦,船上工作也不例外。但是我有信心在职一天,就做好一天,一直做到公司不再聘请我了为止。”

打印

其他涠洲岛游记文章

消息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