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涠洲岛义工旅行真实经历和感受很美好

涠洲岛游记2021-04-20

看过好多人分享的义工旅行经历,读起那些文字就觉得有意思,想来应该也是一段特别的经历,总觉得有机会体验一番总是特别的。

 

许是没有合适的时间,或是没有勇气付出行动,直至将这个想法搁置。大概是11月初知道学校放假安排,寝室在讨论寒假计划,去哪实习,去哪兼职,去哪旅游……

 

义工旅行的想法再次蹦跶了出来。

 

我所了解到的义工旅行是以工换取食宿,可以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,招义工的店,帮店家搭手做些事情,交换食宿。

 

随缘遇到一群可爱的人,在那深度旅游体验当地生活一段时间,也算得上是穷游的一种极佳方式了。

 

看了其他人义工旅行的经历分享,字里行间美好的描写,更加深了义工的想法,招募义工的途径有微信公众号、贴吧、微博、豆瓣小组,紧接着迅速找了起来,急于想要确定,担心自己一时热情,最后徒然。

 

喜欢海边,喜欢温暖的冬天,于是锁定了涠洲岛。

 

岛上招义工的客栈很多,大概是因为不喜欢闹腾,也疲于过多的社交,想在涠洲岛享受一段静谧的时光,最后选择了较小的一家民宿“旧时光”。

 

每次会有两个义工伙伴,除了确定安全性并未多问其他信息,对未可知的遇见充满期待。

 

当告诉朋友要去义工旅行这件事的时候,朋友们多是充满担忧的,室友们例举种种失踪少女案,一面调侃一面担忧……

 

其实,内心是充满忐忑的,在一番思想斗争之下,生怕自己动摇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和莫名的勇气,早早就买好了票,以防自己反悔。

 

涠洲岛之行,虽不极我想象中的样子,但却也未让我失望,确实带给了我不一样的体验和一段美好的时光。

 

一个小岛,一个渔村,一个客栈,一个人……

 

在北海呆了三天,住了青旅,也是第一次住青旅,既紧张又激动,一个人提着行李箱在陌生的街道跟着导航走走停停,来到了青旅“麻雀小屋”。

 

第一次遇见青旅,很多有趣灵魂的遇见,完全符合之前对青旅的认知,以前是在书中读到,听别人讲到,而这次确实自己看到感受到的。

 

麻雀是一个很温暖的青旅,氛围很好,刚到的时候就恰巧遇见大厅内的小哥哥小姐姐们一起玩游戏,大家都很自然的打招呼,没有违和,也不会感到尴尬。

老板是一个怀孕的小姐姐,大家都很体贴照顾她,能自己动手做的事也都自己做了。

 

老板小姐姐年龄不大,却有很多经历,走过很多地方,怀揣着很多故事,晚上会到房间跟我们一起聊天。

 

同房间住的还有三个来自各地的小姐姐,大概因为大家都心知是过客的原因,聊天反而更轻松些,更能畅快的表达,无拘束无保留的展露。

 

青旅真是个神奇的地方,哪怕不善交际,也能自然的融入。

 

有人会问;“你从哪里来啊?”有人问“要一起去吃饭吗?”,有人问“要一起出去玩吗”?

 

只要愿意,这段旅行总不会是一个人的,也有人会跟你分享此行的攻略,有限的时间最大化的看到最美的风景、吃到当地最特色的美食。

 

也就是这样,在青旅结伴了一个姐姐一起玩,我们一起骑着电猫猫走遍北海,一起吹海风,坐在沙滩上等待日落,跟着大众点评打卡特色美食…

 

为这段旅程增加了不少温度。

 

关于青旅的遇见,很快的熟悉,也很快的分离。

 

我不知道她们的名字,甚至我很快就忘了她们的样子…

 

兴许,只有想起这段时光会模糊的记起这段短暂的记忆。

 

涠洲岛湾背村村头这家叫“旧时光”的客栈,是义工的客栈。

 

就像客栈名字一样,在涠洲岛的所遇都变成了“旧时光”留在了那。

 

涠洲岛是个很小的岛,岛上都是以民宿为主,遍布各个村,事实上每个村也都很小,究竟有多小呢?

 

大概是只要骑个电猫猫哪都能去,因此电猫猫成了每家每户,每个旅游者必备的交通工具;

 

在这个只有二十多户人家的村子里,村头、村中、村尾,“旧时光”、“城南旧事”、“白鹭”,三家客栈分布在湾背村形成三角区,三家客栈老板也是铁三角的朋友。

 

村子小到五分钟就能从村头去村尾借回一个茄子、两个土豆、三个西红柿;

 

“旧时光”的狗子常跑到“城南”蹭狗粮,“白鹭”的狗子常到“旧时光”找伴;

 

哪个店新来了一个义工、“盖伦”又被揍了,“雪碧”差点被打死了、今天跟谁出去玩了……

 

这样的消息总能迅速从村头传到村尾,湾背村的新鲜事永远不会新。

 

湾背村是岛上安全系数最高的村子,地理位置绝佳,警察局、岛上法庭、粮食局…岛虽小却五脏六腑俱全。

 

村子左右前后都是海军部队,随处可见的兵哥,起床号、出操号、吃饭号…每天都会定点响起,时常觉得涠洲岛像极了“父母爱情”里的那个小岛。

 

于这个小岛而言,对外来人来说绝对是快节奏生活的刹车片。

 

许是因为恰逢去的时候正是旅游的冷清期,不管是当地人还是商家亦或游客,每个人都不紧不慢的生活着。

 

小吃店会因为今天要带孩子去北海耍,就关门不开店了;

 

岛民们随心情随天气,不慌不忙或出海打鱼,或捣腾一下自己门前的一亩三分菜地;

 

香蕉林里散养的鸡自由孵化小鸡仔;海鲜市场悠长的吆喝声充斥整个南湾街;

 

在这不用在意你此前是谁,此后去哪,只用享受此时就可。

 

阿浩说:浮躁的人在这是呆不久的。

 

可我觉得在这呆久了,心都会变得更静了,当然,也会变得更懒了。

 

或一个人,或一对情侣,或三两朋友,或一家人,来来往往,或多或少也总都是会留下一些故事的。

 

在这的时光是极其安逸的,像极了一个闲散的岛民。

 

每天在鸡鸣狗叫中醒来,溜上半小时的狗,院子里躺在摇椅上,或追上一会儿剧,或捧上一本书,阳光透过百香果的藤蔓照在脸上,只会觉得暖洋洋,十分安逸。

 

哪会在意脸上啥都没抹会晒黑晒伤什么的,那都是游客会在意的,作为岛民才不会在意呢。

 

游客又怎会懂得我懒散烤太阳的好心情呢,我又怎会料到在离开这看到脸上晒黑的色度、冒出的斑点时的悔呢。

 

子懿是“城南”的义工,因为两个店都只有我们一个女生,所以我们就成了室友,同住在城南。

 

北方上学的南方零零后姑娘,话音已全然是被北方口音同化了,性格大咧,却很可爱。

 

岛上大半的时光都一起溜达,上岛的第一周俩就在天猫超市买了整整三大箱零食,着实把几年没吃的零食都吃了。

 

“姐姐,小林米粉那家好吃 那家面也好吃 今天我们吃的火锅好吃...

 

果然,在城南的日子,子懿的减肥计划完全泡汤了

 

茶茶是“白鹭”的义工,和认识的大多数四川女孩一样,爽朗阳光。

 

在涠洲岛从夏天呆到了冬天,练就了赶海的超强本领。

 

“茶茶,我发现了海参耶,快来”

 

“哇,好大啊,怎么还不出来....啊!!!!!!吓死我了!”

 

敢徒手抓海参,还能发现好多螺抓到好多小螃蟹。

 

最爱狗子们,狗子们最爱的“甜茶”。

 

啊浩是扼住饭食命运的重庆男孩,炒菜辣椒花椒都是不要钱的,我和阿姨一直“嘘...”、“彬哥满脸通红拼命吃米饭”

 

好吃是真好吃,辣也是真的辣。

 

每天对我有三问“为什么你说话那么小”、“为什么你总是听不清我说啥”、“为什么你吃饭那么慢”....所以被阿浩唬是日常。

 

啊浩以前也是“旧时光”的义工,后来就留在了这,喜欢涠洲岛,对“旧时光”很用心。

 

平时总是自信满满,只有阿姨夸他的时候才会稍害羞一下。

 

阿姨是岛上的媳妇儿,五十多岁了眼里依然有光,少女心满满...

 

阿姨是个超热心肠的人,担心我饿着、彬哥不吃肉、游客买海鲜被坑...

 

他们说以前来的女孩子义工都喜欢和阿姨玩,显然,我也成为了其中之一,阿姨真的很可爱,和她聊天也很有趣...

 

“小妹,年轻的时候我跟叔叔...”、“小妹,昨天叔叔打了好多yi(鱼),有大大的yi,小小的yi”、“叔叔不能吃辣椒,在家炒菜一点辣椒都不放的”、“小妹,我女儿她跟你一样大”...

 

五十岁的阿姨依然在她幸福的爱情里,美满的家庭里,阿姨该是个顶幸福的人儿。

 

“小妹,你以后有男朋友一定要带他来我们岛上玩啊”

 

彬哥是旧时光的另一个义工,也可以说是旧时光的朋友,这是他在这驻足的第二次。

 

阿姨说“啊彬,你怎么不吃肉”、我说“彬哥,跟我们去赶海”,彬哥笑而不语,只说我和阿姨都很可爱。

 

后来...才知道原来彬哥信佛,不吃肉、不杀生。但,彬哥会让我多吃肉。

 

一起干活的时候,也会自个儿把脏的累的干完,像哥哥,总没前句没后句的来一句“糖糖是个好孩子”.....

 

彬哥是个格外平静且通透的人,总觉得所有事情在他那都能被看透,好像也没有事情能够羁跘于他。

 

啊封是白鹭的长客,混熟了涠洲岛的各个角落,他才是所有人中最像岛民的,菜市场、水果摊、早餐店老板都认识他。

 

在白鹭干的活比义工多,买菜做饭遛狗...因为他的好脾气,“雪碧”少挨了好多打,“盖伦”能常去白鹭玩。

 

自从子懿下岛出门遇到啊封,在岛上的最后一个周,啊封带着走遍了岛上各种藏匿的美景,下了暮崖,去了猪仔岭,沿海岸线从潮落走到潮涨...

 

因为这个称职、地道的导游让我未错过岛上的一处美。

 

还有笑的很清澈的王sang、打狗狂魔强总、沉迷游戏石总、连称呼都没分清的那些人...

 

作为唯一一个不会玩游戏的,台风阴雨天大家都约着玩游戏。

 

“你不玩游戏不无聊吗”

 

“你们天天玩游戏不无聊”

 

这是个没有答案的死循环问题,因而,台风阴雨天酣睡了一周,于我,只觉好安逸。

 

岛上每家店都会养狗子或猫咪,很多乐趣也都是狗子们给的,调皮狗子们也经常挨打。

 

“盖伦”真的好笨;“哈哈”看到鸡仔就兴奋;

 

“碎碎”胆是真的小;“雪碧”、“可乐”是男女朋友,可是它俩待遇差好大,“可乐”有车坐、有衣穿,“雪碧”天天要挨打;

 

“矮胖”这个名字起的好形象又好过分;

 

所以“大黑”到底叫什么.....

 

岛上的星空绝美,只要天气晴朗,天稍黑便能看到星星。

 

晚八点,晚九点,晚十点,晚十一点的天空都是看过的,都是美的。

 

6点的天空却是看过中最璀璨,最美的。

 

早六点的天空是无意间邂逅的,没看到最美的日出,却看到了最美的星星。

 

傻乎乎的错把夏天日出时间混到冬天,误以为六点多就日出,六点不到就挣扎着起了床。

 

一路上黑灯瞎火,冷困交织,子懿碎碎念“不是去看日出 是去看星星”,两人猛然一抬头,“果然是看星星”。

 

满天的繁星,整个夜空都密集的布满了星星,美极了。和子懿在海风中瑟瑟发抖的看了一个多小时的星星,才等来了不太完美的日出。

 

喜欢等待日落的时光,沙滩上每个人都很悠闲,冬日的日落充满了从容,尤其温柔。

 

没有晚霞渲染,昏暗幽沉中渗透出橙色的亮光,慢慢坠落消失在天际。

 

这时候,打鱼的渔民也返航了。

打印

其他涠洲岛游记文章

消息

返回顶部